我只随心,我不随行

岁月总会留下痕迹的
这片土地进入我的认知应该是幼儿园儿童节表演节目“七子之歌”。“一颗芝麻糠,不是我真心,我离开你太久了母亲.....”大班的我就这么理解演唱着这首困惑了我许久的歌的,直到99年底电视上那过分庄重的国旗升起,我才有了那么一丝丝的了然。
挂历上出现过的大三巴牌坊也困惑了我许久,很长时间我都不懂为什么一个“牌坊”也可以这么著名。
如今我脚下就是这片土地,我看着它也抚摸过了它,过分的真实却犹如了梦境。

又遇
校园精灵
喵妈妈和乖宝宝

🍅姥姥家的小菜园🍅

古老屋脊下的精灵

青麦转眼之间已成金麦
华北平原在日落下也分外苍茫
每一个黄昏我守望在乡间的麦田,就是这样了

谁也不知道
你来自何处
只听夏日里
阴郁天空下
你在院墙外
繁碌地呢喃
短暂地停歇
(大概这就是天苍苍的景象吧)

青杏

绿野田园
乡间麦田
回老家参加一个小舅舅的婚礼,这是第一次在五月末,青麦遍野时候,遇见黄土地。
华北平原,太行山脉,相连出远古的游牧民族中山国,这种厚重的沉淀在茂密植被的掩映下更显得神秘肃穆了。

中山国墓址对面的火车道,从我的头顶穿过。
中山王一定想不到自己的陵墓在千年后每日都听尽轰鸣

清晨六点的路边花

© 云下无穷碧 | Powered by LOFTER